打工受伤无人管,沦落成乞丐

19_0636[1]

                          王景学在孙大彬的店里每天消炎防止感染等待手术。

6月23日,记者来到他暂住的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南30米处的一居民房内。他身材削瘦,腿上包裹着厚厚的纱布。据了解,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已经为王景学筹集到了34000多元的手术费。

打工时遭飞来横祸

据王景学介绍,他老家在济宁鱼台市,初中毕业后他便以捕鱼为生,家里有一亩一分地。“我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在老家还有一个哥哥,已经很长时间不联系了。”王景学告诉记者,他还有一个16岁的女儿,“当年我对象没法生育,我们就抱养了一个女儿。老婆去世后我就把孩子托给表妹照看,自己一个人来潍坊打工”。

“去年我到青岛的一家养鸡场工作,工作了半年多,腿就被扒粪机压成了粉碎性骨折,老板给治了不到俩月,还没给治好就把我赶了出来。由于没签劳动合同,住院还是用的别人的名字也告不了他。现在腿没治好不能工作,身上也没钱。”王景学说,“当时我去找老板要求治疗,他不答应,还把我打了出来。我身上也没钱,拦了三次回潍坊的客车,终于一辆车的售票员答应免费送我回潍坊,车上一个大姐给了我30元钱。到潍坊后我找了一个15块钱的旅馆住下。”

6月23日,记者拨打了王景学提供的养鸡场老板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沿街乞讨遇好心人

“我当时实在是没办法了,身上还剩15块钱,早上起来吃饭花了4块钱,晚上住都不够了,于是我从旅馆里借了一个小桶,到潍坊火车站东边青年路铁路桥北边的马路边开始乞讨。如果有丁点办法我也不愿意走到这一步。”王景学说到这儿有些哽咽。

王景学从5月15日开始乞讨生活,每天能乞讨到满足自己温饱的钱,但是他的伤腿就无法顾及了,病情持续恶化,伤口发炎化脓。“实在疼得受不了我就买一瓶最便宜的止疼药,一大把一大把地吃,一片一片的已经不管用了。”王景学说。

5月20日,一位行人发现他的伤情比较严重,将王景学送到了医院。但因没有足够的钱做手术,也没有亲人能签字,在治疗无望的情况下,简单消炎后王景学便离开了。

5月28日,家住寒亭区泊子乡的孙大彬在街上遇到了王景学。“当时他的右小腿肌肉已经腐烂化脓了,钢条和骨头露出5-7厘米长,整个右脚脚踝以上都已经乌黑了。当时也没想太多,如果我不收留他,他可能就死在外面了。”孙大彬说。

孙大彬是一个80后,开了一家推拿针灸店。“真是遇到好人了,又给我做吃的又给我找住的地儿。每天给我的腿消炎,还找他的朋友们给我捐款,如果不是他收留我,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了。”王景学说。

筹集善款准备手术

6月22日,记者与一直关注此事的几位社会爱心人士一起来到了解放军第八十九医院。

王景学的主治医师付医生告诉记者,由于长期以来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王景学原本固定的钢条已出现松动,还有颗螺丝掉落出来,已经无法起到支持骨头痊愈的作用,建议重新动手术,固定钢条,治疗费用在八九万元左右。

“由于王景学年纪已大,身体恢复的比较慢。医生说还有另外一种方案就是从小腿处进行截肢。至于最终采取何种方案,还要征求王景学本人以及他亲人的意见。”这些爱心人士说,目前,他们已经与王景学的表妹及女儿取得了联系,对方表示会尽快赶来处理相关事宜。

据了解,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已经为王景学筹到了34000多元的手术费用,但距总体治疗费用还差很多。如果有热心市民愿意探望或者帮助这位老人的可以联系爱心人士孙大彬,电话号码是15966092869。

律师表示维权困难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山东春水律师事务所的袁延武律师。袁律师说:“就本案而言,由于王景学没有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目前也没有其他有力的证据证明其与养鸡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因此通过法律程序维权难度非常大。”

袁律师提醒,劳动者在与用工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同时,应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好各自的权利义务,即使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也要保留好类似工作证、工资条、服务证、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考勤记录等证据,以证明事实劳动关系的存在。一旦出现劳动纠纷,可以依法维权。 文/图 本报见习记者 禹法鑫